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刘天夫 多彩的青春
作者:衡水市残疾人工艺美术培训学校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6-3-16 7:59:24  点击:586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刘天夫  多彩的青春
     我叫刘天夫、一个普通的草根残疾人,生性自卑,胆大,不甘屈服命运的摆布,正在努力挣扎的寻路人。
    小时候、家里很穷,我又体弱多病、吃了很多药、给家里增加了很重的经济负担,几次生死大劫、幸亏上天有好生之德,让我挺了过来。
    从我辍学以后,我就一直跟着家人干农活,虽然干活不多,但也一直没闲着,其实,我的自卑完全来自于、我的自身条件,应该属于是假性自卑吧。
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态也在渐渐的成熟,看着同龄人与自己的成人差、渐渐拉大,心里很不舒服,所以在家的时候、我不想出门,不想说话,只想静静的呆着,想着自己的心事,或许是心事积累过多、由心里疾病转换生理疾病的原因,亦或是自身病情的原因、从十二岁以后,说话就渐渐的难言启齿了。
    没办法,无奈的我、只能无奈的活着,有谁知道,我是多么渴望、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呢,多么希望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呢,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,只有无尽的煎熬,在煎熬当中坚持着、期盼着、等待着、等待机遇出现的那一天,望眼欲穿口难言,泪流心田苦不堪。
    当我快要绝望、放弃自己的时候,姐姐把我接到了北京,在北京的时候,有时心态迷茫,有时我又觉得机遇无处不在,辛劳的姐姐想让我自食其力,于是给我找了很多工作,但是没有一个老板肯录取我,因为我是残疾人,一次次的坚持,一次次的伤心,当姐姐也要放弃我的时候,我妈妈鼓励我做起了小生意,我的小生意还不错,一天净赚几十块钱。
    后来、家人不希望我那么辛苦,就在邻居无意的聊天中提到了蔡红雨,听说在衡水学画画呢,于是姐姐就把我直接从北京送来了,
    刚来咱们衡水学校时,我谁都不认识,很陌生、很恐惧,不说话,不理人,张老师教我学勾线时,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我怕自己学不会画画,我怕给家里丢人,所以我就一直不停的学勾线,我还记得来衡水学校的第一天晚上做的那个梦,我梦到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回家了,见到了我爸爸,我和爸爸说,爸我回来了,以后我不去衡水学画画了,太辛苦了,爸爸抱着我说,儿子,人活着总要有个目标,即使无法完成、也要努力争取,这就是你自己的人生呀,谁都不能陪你一辈子,你不能抗拒的。后来梦醒了,我依然在学校里,这只是个梦而已,但是梦里话我记住了,在后来,我就坚持学勾线,当时我听校长和我姐说,我得刻苦的勾两个月的线才能学会呢,所以我不想自己丢人,我就拼命的学勾线,两个月啊,整整两个月,抱着不丢人的信念,我每天在学校的教室里,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学勾线,我每天都是第一个去教室学勾线的,最后一个打饭,最后一个出教室的,大汗淋漓我不在乎,千辛万苦我努力,最后我还是没有学会勾线,说真的,我苦恼急了,没有人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,我想放弃了,我的天为什么是灰色的,我的人生是黑色的,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啊,我和姐姐在网上说,我说姐姐,我不学了,我学不会,我想回家了,我没路了,我想轻生,但是我又怕死了以后,再也看不到我的亲人了,这个世界上都不会在有我了,我姐姐可能是有预感吧,就打电话一直劝我留下来,让我不要放弃,我姐姐说,人的一生坎坷不平的事时有发生,只有在临死前的坚持下,活下来的人,才有可能成功,退缩就是懦夫,一次次的快要死去,一次次的坚持下去,当有一天成为习惯的时候、你就会发现自己成功了,这是韧劲,不死不休的韧劲,我告诉姐姐,我明白了,我知道韧劲是什么,韧劲就是永不屈服、并且坚持下去的一种精神,无坚不摧,可破金刚,后来我就问宁哥《宁哥就是蔡宁宁》我说宁哥我学不会勾线怎么办呀?宁哥说,学不会勾线可以学分染啊,分染简单好学,那我学不会分染怎么办呀,宁哥说,人家有个没手的用胳膊肘都能学会,慢慢学呗,早晚都能学会的,别着急,慢慢学,后来学了一个月的分染,终于学会了,可见我也算个笨人了,在学分染的那一个月里,我告诉自己,只要我刘天夫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一定要学会分染,最后学会了,吐出一口浊气、告诉自己,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,后来张老师走了,跟着何伟老师学的调色,学调色学了个差不多,何老师也走了,曹老师来了,当时我和曹老师不熟,不好意思问曹老师调色的事,就自己回想研究当初何老师是怎么告诉我调色的,幸亏我记性好,在加上自己试着调色配色,也就差不多了,和曹老师熟了,不会的色就问问曹老师,这不曹老师也走了,又来了两个新老师嘛,我发现何伟老师教我调的色和曹老师教我的色差上有区别,我就又和小菲师傅重新学曹老师的调色方法呢,人得进步嘛,所以得学习啊,
    在说说我生活上的事吧,其实我现在挺感谢校长的,收留了我们,处处替我们着想,校长人很好,做事很公平,我也没和校长客气过,我就是一个直人,有啥说啥,嘴上说话费劲、就在网上和校长说呗,现在想想我也推不客气了,希望校长能原谅我吧,呵呵,不算亲人之外,我最感谢的人有校长、所有教过我的老师,宁哥,小菲哥和我们宿舍的所有好室友,和你们在一起我真快乐啊,在此,我自认全学校的人都是我师傅,呵呵,我很随和的,就是说话费劲没有办法和你们交流在一起呗,不过,人嘛,总是要有一颗感恩的心面对自己的人生,我现在认为,我的成功不在于坚持过后的结果,而是在于你是否一直都想要坚持下去,我画画很慢,有很多人说我画画慢,我也承认我画画慢,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,我在乎的是我能不能接受这些生硬刺耳的话题,在画画上、我认为慢不可怕,可怕的是、只要画坏了就会放弃了,我给自己下了一道完整人生的死命令,无论是干活还是画画,不干是不干的,只要干就一定要干完,哪怕坏了或者困难太大我也要干完,不给自己任何半途而废的机会,每一件事的坚持成功,就是一个完整的人生,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,我的事写完了,我的路还要继续扩展行进,愿韧劲一直伴随着我,突破万重阻碍到达光辉的彼岸。

 

版权所有:衡水市残疾人工艺美术培训学校 地址:站前路铁道大厦一楼二楼三楼 办公室:0318-2182866
传真:0318-2182866 手机:13932831160 18730805996 qq:365896949 1334230562 邮箱:365896949@qq.com

访问量:1970927   冀ICP备14003079号-1